Archive for Germany

Die Ehe der Maria Braun (瑪莉布朗的婚姻)

marriage of maria braun

國民戲院 法斯賓達回顧展

Die Ehe der Maria Braun The Marriage of Maria Braun, 1979 (West Germany) 120min

最近越來越懶惰, 所以超難得的法斯賓達回顧展我只看了這一部^^ 這個在變動時代中求生存的女性故事, 既有對時代的觀察, 有對社會價值觀的批判, 還有高潮迭起的劇情, 難怪是導演最賣座的電影. 女主角的心境雖然讓人難以同情卻能理解, 在那個一切不確定一切被摧殘的時代, 她也只是抓住自以為的忠貞, 幸福與契機而已吧. 這是 Hanna Schygulla 和 Fassbinder 決裂多年之後的重新合作, 總覺得近代想不出有什麼電影, 可以讓女演員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了~~

Director & Writer: Rainer Werner Fassbinder
Cinemegrapher: Michael Ballhaus
Cast:
Hanna Schygulla … Maria Braun
Klaus Löwitsch … Hermann Braun
Ivan Desny … Karl Oswald
Gisela Uhlen … Mother
Elisabeth Trissenaar … Betti Klenze
Gottfried John … Willi Klenze

Maria 和 Hermann 在二次大戰末期的德國結婚,隔天 Hermann 就參戰去了,並且在戰場上失蹤。在誤傳 Hermann 陣亡的消息後,Maria 與美國黑人軍官 Bill 同居。Hermann 回家後與 Bill 發生衝突,Maria 殺了 Bill,然後是 Hermann 代替她入獄…。本片是法斯賓達「德國女性電影三部曲」的第一部,是他最優秀的作品之一,也是他在票房上最成功的影片。巧妙地結合時代的動盪與人物的命運,描述一個整天都在車站被動等待丈夫歸來的柔弱女子,因著環境的改變與求生的本能,逐漸蛻變成一個掌控男人與事業的女強人。法斯賓達靈活地結合商業影片的元素與他多年來練就的敘事功力,在流暢的影像舖陳下,繁複且深邃的意義層層地施展開來。緊湊的情節與細膩的人物心理轉折,讓這部廣受歡迎的影片,有著超越好萊塢的成熟與嚴謹。

戰後的德國百廢待舉,但隨之而來的重建與經濟奇蹟,讓緊抓機會的人們無時無刻、甚至不擇手段地尋求改變自身處境與身份的契機。法斯賓達以一個虛構的女性角色與真實的歷史情境結合,他說:「《瑪麗布朗的婚姻》遠比乍看之下故事給我們的感覺還要複雜,觀眾有可能從 Maria Braun 的身旁進入一個相對簡單的故事,即便我也在其中加進了一些比較複雜的東西(…)。在一個個人幸福的需求被摧殘、被『集體意志』所抹滅的世界裡,Maria 讓自己像是一個私人幸福的海盜,像是一個愛情的無政府主義者」。

review: Roger Ebert, The Guardian (Malcolm’s century of film)

廣告

發表迴響

Die Blechtrommel (錫鼓)

Die Blechtrommel The Tin Drum, 1979 (West Germany, Poland, Yugoslavia) 142min

和 McEwan 的 “贖罪” 一樣, 葛拉斯的錫鼓也是一部 “很久以前就被我列入待讀書單的作者/小說, 結果還是先看電影” 的電影. 電影前一個小時, 當我抓住了貫串整部電影的魔幻寫實, 奧斯卡的冷眼闖入世故成人世界的搗亂, 與德國人永遠逃不掉的主題: 二戰前納粹崛起的社會氛圍, 就開始覺得電影有點冗長了, 尤其是 Oskar 的打鼓聲與尖叫聲響起時….

電影有幾幕實在是詭異噁心得嚇人, 用馬頭當魚餌還有母親強迫自己吃魚堪稱奇觀. 至於幾幕群眾戲, 像是納粹集會時奧斯卡暗中做梗讓步調大亂的編曲, 還有混亂的波蘭郵局反抗, 滿讓人激動的. 從影評看來, 電影刪減了原著小說中更繁複的細節, 也刪減了後半段德國畸形的經濟復甦現象, 應該是個得其精髓的成功改編吧. “錫鼓" 的確是讓人想到馬奎斯的百年孤寂, 也多少激起我看其他葛拉斯作品的動力啦.

Filmcritic 的這句影評很貼切: The Tin Drum is one of cinema’s greatest coming of age stories — probably because its star, Oskar, never comes of age, literally.

Director: Volker Schlöndorff
Screenplay: Jean-Claude Carrière, Franz Seitz and Volker Schlöndorff
Based on the novel by Günter Grass
Music: Maurice Jarre
Cast:
Oskar Matzerath: David Bennent
Alfred Matzerath: Mario Adorf
Agnes Matzerath: Angela Winkler
Maria Matzerath: Katharina Thalbach (女僕變女主人)
Jan Bronsk: Daniel Olbrychski (Agnes 表哥)
Anna Koljaiczek (old): Berta Drews (祖母)
Sigismund Markus: Charles Aznavour (玩具商)

(劇情簡介) 年輕未婚的 Anna 因為窩藏一名縱火慣犯而生下了 Agnes;Agnes 長大後與表哥相愛,卻受限近親無法結婚的傳統而另嫁他人,她產下Oscar 之後一家三口連同常常來訪的表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Oscar 在三歲生日當天得到了一個錫鼓,卻在無意間撞破母親與表舅的姦情,他決定從此不再長大,永遠維持著97公分的高度。這樣帶著黑色魔幻氣味的傳奇性故事前提,其實只是《錫鼓》的前二十分鐘,在接下來的兩小時裡,觀眾將隨著年紀逐漸增長體型卻再也沒有變化的 Oscar 見證更多「成年人世界」裡稀奇古怪的性和政治啞劇,經歷更卑劣殘酷的人性試煉。

本片改編自榮獲 1999 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小說家葛拉斯(Günter Grass)在 1959 年出版的同名長篇小說,乃為著名「但澤三部曲」(另兩部分別是《貓與老鼠》及《狗年月》)的第一部。葛拉斯透過亦莊亦諧的黑色寓言去描繪為人遺忘的歷史面,傳神地重現德國人厭惡戰爭的心態以及揮之不去的罪惡感,而他也親自參與了這本著作影像化的劇本改編工作。

本片導演雪朗多夫靈活精緻的調度(片中有多處從膝蓋高度拍攝的鏡頭),以及音樂(法國配樂家莫里斯.賈爾)、攝影等技術部門的全面到位,皆令人印象深刻。此外,儼然已成影史傳奇的法國編劇大師 Jean-Claude Carrière(與布紐爾長期合作)為本片所編寫的劇本,在忠實傳達原著荒誕、諷刺基調之餘,幸而並未被宛如敘事詩般龐雜的鉅著給牽著鼻子走。經過他大刀闊斧的刪減節選,這個劇本被定位成一個充滿超現實色彩的「成長故事」,讓 Oscar 的傳奇經歷在他成年之際劃上句點,飄散出更豐富曖昧的餘韻。

發表迴響

Die Fälscher (偽鈔風暴)

Die Fälscher The Counterfeiters, 2007 (Austria/Germany) 98min

嗯… 納粹的題材真的是拍也拍不完. another survivor’s tale, 某種程度上, 德國軍官 Herzog (Devid Striesow) 和本片主角 Sally (Karl Markovics) 都是能在亂世中生存的人, 前者生為德國人, 只要改變信仰 ( 共產變納粹? ), 後者生為猶太人, 卻得在為虎作倀的超級 dilemma 中, 一邊保住自身小命, 一邊顧全同伴們的性命, 一邊展現他的 “藝術" 天份. 此時此地此刻, 他能夠減少多少犧牲就做多少事, 苟活一日算一日, 無暇再去設想長遠的計畫. 然而, 與之對立的真理報記者 Burger (August Diehl) 所考慮的, 卻是一種超越個體層次的戰爭勝負, 寧可犧牲自己也不願加入偽鈔製造計畫, 而影響總體戰爭.

這兩人的對立所拋出的問題很大, 更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 只能說, 在這麼多二戰電影裡的人文主義傳統下, 本片卻牽涉到戰爭背後的大規模經濟利益以及國際之間的政治鬥爭, 其實是很值得深入探討的. “製作敵國偽鈔來拖垮敵國經濟, 豐厚自己的資金來源" 這件事, 在戰略上實在是面面俱到的一步好棋, 也許這樣的作為還繼續在某個地方上演吧~

但是以本片的極具衝突性的題材來說, 導演並沒有拍得特別好, 大概是 Sally 和 Burger 的辨證不夠精采吧^^ 還有風格不夠陰鬱, 尤其時電影前後戰後的蒙特卡羅, 似乎有點多餘? 最後還是要說選角選得不錯, Karl Markovics 和 Adrien Brody 眉宇之間的憂鬱, 演起來還真是渾然天成.

review: The Guardian, New York Times

發表迴響

Lisbon Story (里斯本故事)

Lisbon Story 1994 (Germany/Portugal) 100min

在一般的旅遊觀念裡, 葡萄牙和西班牙比起來, 就是比較髒亂破舊, 規模比較小的南歐風格, 但是里斯本在我腦海中一直佔有一席之地, 一個是它畢竟是大航海時代的發源地, 曾經風光, 另一個就是耳聞已久直到現在才看到的 “里斯本故事". 這原本是里斯本邀請 Wim Wenders 幫忙做城市宣傳的電影, 但更是 “導演寫給電影的情書" 類型的電影 (就像是楚浮版的 “日以作夜") 我想 Wenders 在拍攝過程, 一定和電影中的攝影師一樣, 逐漸愛上蜿蜒岐嶇的 Lisbon 舊城, 愛上 Madredeus 聖母合唱團, 更讓觀眾在不知不覺間回顧了古老的電影拍攝手法和錄音過程, 還有聲音 ( 音效師 Winter ) 與影像 ( 導演 Friedrich ) 的辨證.

我必須說 Wenders 真是把里斯本質樸的一面拍得太迷人, 那些電車, 車站, 船入碼頭, 廣場鴿子漫天飛舞, 磨刀師磨刀, 洗衣婦唱歌, 孩童奔跑, 在黑白膠捲上已經夠迷人, Winter 帶著錄音設備走在大街小巷間陶醉在聲音裡的模樣, 更是令人羨慕, 原來, 經由聲音也可以認識一個城市. Madredeus 改良的 Fogo 音樂空靈飄逸, 女主唱一出場 natural charm 光彩奪目 !!! 導演拍這部電影, 顯然有一部分是為了紀錄 Madredeus, 另一部分 (尤其是結尾兩人拍電車) 是向百年前的前輩致敬吧.

電影一開頭跟著 Winter 第一人稱鏡頭的車窗走過歐洲, 變換的語言, 風景, 道路, 煞是有趣. “We want to imitate God and that’s why we have artists." 電影中一段關於藝術創造的朗讀 (?) 以及 Winter 最後給導演的留言 “Why waste your life on junk images when you can make indispensable ones with your heart on magic celluloid?" 我也很喜歡. 整部電影調性輕鬆俏皮帶點 Wenders 貫有的哲思, 是導演寫給電影甜美的情書 : )

發表迴響

Al di là delle nuvole (雲上的日子)

Al di là delle nuvole Beyond the Clouds, 1995 (Italy / France / Germany) 112min

“蝙蝠俠的幫手" 是 Lawrence Block 筆下的史卡德系列中 (長篇冷硬派推理小說), 集結歷年來沒有出版的短篇而成的新書, 對於史卡德的忠實讀者來說, 這些短篇像是在重溫過去的美好, 卻又不免覺得故事有所缺憾, 不完美.

會扯到 “蝙蝠俠的幫手", 是因為這完全就是我看 Beyond the Clouds (台譯 “在雲端上的情與慾") 的感覺, 這是高齡 82 歲的 Antonioni 中風得失語症十年之後, 在 Wim Wenders 的幫助之下, 從他的短篇隨筆中選出四段拍成的故事. Antonioni 在 “The Passenger" 之後就沒有太出色的電影, 以過去的高標準評斷, Beyond the Clouds 當然不及格, 安導的電影雖然劇情向來不重要, 不過也不能薄弱到讓演員像個空殼, 只剩下 “氣氛", 愛情, 人生, 藝術在本片中想說卻很失敗, 唯一剩下的, 就是安導招牌的 “尋找不到的疏離與憂鬱"^^

不過這部電影最重要的, 是有一票優秀的歐洲演員參予, Irene Jacob 的氣質很像她在 “雙面薇若妮卡", 既脫俗又神秘. Sophie Marceau 雖然開口第一句話就是 “我刺死了我父親" 依然正到翻掉. John Malkovich 飾演的導演是個沒啥發揮的串場, 還要說幾段做作的旁白, 可惜了. 25 歲的 Kim Rossi-Stuart ( Anche libero va bene 屋頂上的童年時光) 有帥到 !

硬要說喜好的話, 第三段兩對夫妻的彼此外遇, 是個很爛故事. 其他還不錯啦. 尤其第一段, 兩人互動凝視的鏡頭, 還有莫名奇妙的 “相愛卻不在一起" 很有安導早期電影的 feeling~

繼續閱讀文章 »

發表迴響

Feb-Mar 2008 短評

投名狀 The Warlord (2007)
有熱血到, 證明了陳可辛會拍武戲, 李連杰會演戲, 晚清歷史其實頗有題材拍成電影呀~ 聞天祥影評

I Am Legend 我是傳奇 (2007)
跟 “28 Days Later" 一樣虎頭蛇尾, 那個 “蛇尾" 實在太令人失望了. 不過 Will Smith 前半段一個人和一隻狗演了大半對手戲, 可不是一般人辦得到的.

Jeder für sich und Gott gegen alle, 賈斯伯荷西之謎 (1974) Roger Ebert review
Fitzcarraldo 路上行舟 (1982) Roger Ebert review
第五和第六部 Herzog 的電影, 我愛 Herzog~

Juno 鴻孕當頭 (2007)
很可愛, 俏皮, 討好又聰明的電影, 雖然有點太可愛了 XD. 電影中把 “少女未婚懷孕墮胎" 當作理所當然, 同時又避開孩子讓人收養的母親可能會割捨不下的人之常情, 因此顯得 Juno 的與眾不同. ( 聞天祥影評 )

Paradise Now 天堂此時 (2005)
巴勒斯坦炸彈客! 這題材超級難搞, 所以編劇弄了各路人馬來闡述各種想法, 雖不像講波士尼亞戰爭的 “No Men’s Land" 走犀利諷刺路線, 不過也算拍的不錯了.

The Remains of the Days 長日將盡 (1993)
算是改編的不錯了, 既忠於原著又有電影該有的步調節奏和影像, Anthony Hopkins 和 Emma Thompson 兩人飆戲很精采, 還有很嫩的 Hugh Grant, 不過石黑一雄的小說, 怎麼樣都比不上直接看英文的感觸啦~

發表迴響

Auf der anderen Seite (天堂邊緣)

auf-der-anderen-seite.jpg

Auf der anderen Seite The Edge of Heaven, 2007 (Germany/Turkey) 122min

A Hand That Links Germans and Turks 這篇文章裡講到導演 Fatih Akin 從處女作到新作品中 “歸鄉" 與移民第二代文化認同的主題, 以及他在 2004 年以 30 歲第四部長片之姿 ( Head On 愛無止盡 ) 拿下自家柏林影展金熊獎之後承受的壓力, 從一個年輕享受拍電影的導演, 變成德國–土耳其問題的顧問. 當然還有他在眾人期待目光下的新作品 “Auf der anderen Seite (On the Other Side)". 挺有趣的文章.

而導演果然也證明了當年天時地利人和橫掃電影獎的 Head On 不是偶然, 交出了一部格局更大, 敘事方法更成熟的電影 (也算是滿足了我的期待吧 XD). 三個家庭六個角色, Fatih Akin 不搞 “Crash" 那種炫技搧情的多線敘事, 反而在前面兩段開頭標題就告訴觀眾 “Yeter’s Death" and “Lotte’s Death". 死亡的悲劇無可避免, 卻讓倖存者找回了和解, 寬容, 與救贖.

和情感猛烈到不行的 “愛無止盡" 相比, “天堂邊緣" 表面上靜如止水, 但畫面和故事卻會一直停留在腦海裡, 我最喜歡的角色剛好是兩位最資深的演員 Tuncel Kurtiz 和 Hanna Schygulla, 很真實很動人的父親與母親. 電影中兩具棺材一前一後地出現, 一個從德國出境到土耳其, 一個從土耳其回德國, 客死異鄉, 殞落的生命讓人感嘆. Hanna 痛失愛女那段看的讓人難受, 後來教授兒子對 Hanna 解釋土耳其犧牲節的由來, 想起了父親曾說 “(如果阿拉要我犧牲自己的兒子) 我會和阿拉對抗到底" 反而是整部電影中我最感動的部份. 趕到黑海岸尋找父親的兒子, 最後站在海岸邊的畫面, 配合著海浪拍打聲, 非常非常的美, 也成功的邀請觀眾好好沉澱下來回味.

最後, Ayten 和 Susanne 辯論土耳其與歐盟那段, 是個敗筆. 論機運與巧合, Fatih Akin 雖然比不上 Kieslowski, 但同樣關心社會政治議題而被視為 Fassbinder 的繼承人, Akin 的確值得讓人繼續期待 : )

Director + Writer: Fatih Akin
Cinematographer: Rainer Klausmann
Cast:
Tuncel Kurtiz … Ali Aksu (土裔老父親, 土耳其國寶演員)
Baki Davrak … Nejat Aksu (教授)
Nursel Köse … Yeter aka Jessy (賣淫維生的母親)
Nurgül Yesilçay … Ayten Öztürk aka Gül (政治激進份子)
Hanna Schygulla … Susanne Staub (Lotte’s 母親, Fassbinder 的謬思)
Patrycia Ziolkowska … Charlotte ‘Lotte’ Staub (德國大學生)

review: 聞天祥, The Guardian

導演在 07年的坎城影展中說到參加坎城的經驗, 以足球來比喻, 很貼切, 很有趣 “Two years ago on the jury was much more comfortable…Two years ago when I was on the jury I saw three films a day and that I really enjoyed. It’s like if this is football and it was the World Cup… When you have a film Out of Competition it’s a friendly game and when you have a film in Competition, it’s playing against Brazil!” (from Cannes)

發表迴響

Older Posts »